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5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恋人未满 > 章节目录 44-45
    ☆、44、失格教师

    回到住宿的地方,大夥鱼贯步入一楼的淋浴室冲澡,习铮跟李柏达在淋浴室门口碰个正著。

    李柏达的反应一下子就不自然了,期期艾艾了一会儿才开口:「你今晚,有吃饱吗?」

    「嗯,那家餐厅东西挺多的,你有吃放在冰柜里的泡芙吗?听班长说外面一个卖80几块呢。」习铮抱著换洗衣物来到洗脸台前,挤了牙膏准备刷牙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任老师挺……自私的,他明明看到你盘子里剩了一堆东西,还猛催我们走,催甚麽催!他是在赶甚麽?他在家里也是那麽大男人主义吗?」李柏达恼怒的瞪著镜子里的习铮。

    习铮也从镜子里回望他,弯著唇笑了。

    「你笑甚麽?」感觉好意被当成白痴,李柏达没好气的瞪他。

    「我只是觉得很稀奇,你平常才不在乎这种事呢,欸,你今天真的怪怪的喔。」习铮压低了声音,「你的脾气没由来变的暴躁……该不会,刚刚你去跟班长告白,然後被打枪了吧?」

    李柏达受不了的推了他一把:「我甚麽时候说过我喜欢班长了?!」

    习铮耸了耸肩:「你就嘴硬吧。」然後不理他慢条斯理的对著镜子刷牙。

    李柏达内心郁闷不只一点点。应该没有人像他这麽悲催的吧?被死党误会自己喜欢某个女孩,偏偏又不能让死党知道自己真正在乎的是谁。

    两人刷完牙才发现每个淋浴间里都有人,除了後面那个开放式的淋浴空间。

    「要不就在这里洗一下吧?」习铮开口,李柏达一听竟然脚一滑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……你还好吧?」习铮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这会儿真的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「……没事没事,赶快洗澡吧。」李柏达努力忽略xiong腔震耳欲聋的心跳声,脱了衣服就跑到莲蓬头底下冲水,根本不敢看站在一旁的习铮。

    阿铮身上有女性的生殖器官,但却不忌讳在男性面前脱衣服,为什麽?

    李柏达藉著习铮仰著脸冲水的时候迅速瞄了他yin部一眼,终於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习铮的yin道入口藏在yin激ng下面,除非yin激ng充血勃起,否则根本看不到那个隐藏的yin唇。

    昨晚任老师曾用舌头舔遍了那个隐密的粉红色小mi穴……李柏达发现自己竟然勃起了,赶紧背过身去冲凉水降温。

    「其实老师真的很自私。」正在抹肥皂的习铮突然开口,垂眼望著手掌搓出来的泡泡,「但那不是全部的他,有时候老师人挺好的。」

    干你的时候吗?因为他把你干的很爽,所以说他好?李柏达没作声,他一点都不赞同习铮的话,也不想听他称赞任玦珩那家伙。

    「反正我很讨厌他。」半晌,李柏达闷声咕哝。

    习铮冷不防用力拍了他一下,害他呛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「你干嘛啦!」他骂道。

    「不错喔,你没有跟别人一样被老师的外表给迷惑,有前途喔。」习铮没心没肺的咧著嘴笑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笑容真的很好看。李柏达被他感染的也笑了出来,刚刚为止压抑在xiong口的不快瞬间烟消雾散:「三八!我当然是个有前途的好青年了,还用你说?」

    两人嘻嘻笑笑的洗完澡,擦乾身体,换上睡衣。

    走出淋浴室,任玦珩就站在门外,一看到习铮就说:「跟我来。」

    习铮脸上的笑容松脱了一秒,不太自然的嗯了声。

    李柏达看习铮跟著任玦珩往大门走去,终於忍不住大声问:「任老师!现在是睡觉时间,你要带阿铮去哪里?」

    任玦珩偏头用眼角瞄他,习铮也回过头,朝他挥了挥手:「柏达,你先睡吧,我很快就回来。」

    骗人!肯定又是像昨晚一样整夜未归!李柏达紧捏著拳站在那,紧紧盯著任玦珩。

    「我带我儿子去哪里,不需要向你报备吧?你谁啊。」男人斜睨他的表情满是讥诮,转回头继续走他的路。

    习铮跟著任玦珩走了几步,不安的回头看了李柏达一眼,似乎还想说甚麽,任玦珩已经扯著他消失在门口的转角处。

    李柏达气的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这家伙,真的把阿铮当成儿子吗?试问全天下哪个心理正常的老爸会把儿子压在墙上狠cao,还扬言要射在对方子宫里让他受孕的?任玦珩根本不配当老师。

    李柏达站在那一会儿,突然眼前一亮,快步跑回房间,王闵人跟权重正在用手机看a片,看到他笑著招呼:「阿达学长快来啊,苍老师的新片喔。」

    李柏达连回应他俩都懒,从行李包翻出数位相机後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直冲到上次那个空地,果不其然,没人。

    看来任玦珩不会选择同样的地方干炮。他紧抓著相机朝停车场跑去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在任老师的车上,那辆厢型车很宽敞,放倒椅子後空间挺大。

    李柏达感觉喉咙很乾,心脏狂跳。

    如果再次撞见习铮跟任玦珩做爱的场景,他怕自己脑子里的妄想会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也许他将再也无法用正常的眼光注视阿铮,无法跟那人继续当死党。

    来到停放车子的空地,除了几辆旅游大巴之外,到处都找不到任玦珩的银色福斯。

    转了几圈,李柏达愤恨的踹了旁边的栅栏一脚。

    任玦珩把车开走了,那家伙的警觉性真的很高啊。

    「老师,」习铮喘著气开口,任玦珩没理他,大手轻轻抚过他赤裸的xiong膛,向下滑,隔著内裤搓揉他的性器。

    「老师,」习铮又唤了声,男人的手已经掀开裤料探进去,指甲刮著少年半勃起的yin激ng顶端,撩拨他的情欲。

    「哈啊、哈啊,老师……」习铮难耐的呻吟,双腿自动分开,方便男人帮他手yin。

    「如果你要跟我谈李柏达的事,我劝你闭嘴,那家伙让我很火大。」任玦珩停下动作俯视身下的人,那张俊脸紧紧的绷著。

    习铮望著他一会儿,轻声道:「柏达做了甚麽让你这麽生气?」

    任玦珩冷笑,俯身粗鲁的含住他的ru头,恼羞成怒的回道:「做了甚麽?哼,他大概想跟现在的我做一样的事吧!」

    作家的话:

    谢谢大家对这文的支持?w?

    谢谢lander423的留言支持!

    谢谢琰翎的支持!顺便回答你的问题 _(:3」∠)_:恋未入v後会跟末日交替著更,虽然无法日更,但是日後一次的更文字数会达到3千字,所以如果以字数来算的话,其实就等於日更罗 ( ?° ?? ?°)?

    再来要感谢小海world、lijen388997、夕多的礼物ヽ(●-?`●)? 这些都是新的id,看到新朋友好开心喔嘿嘿

    下次更文票数900

    预定更文日期16号

    ☆、45、初潮

    「啊……」习铮轻叫,身体在快感中瑟瑟颤抖,「不会的,我高、啊、高一就认识柏达了,他喜欢……呜,他喜欢的是女孩子……嗯!ru头好舒服,老师,另一边,呜,另一边也要……」

    「相信我,以我这个同性恋的观察,那家伙有被掰弯的潜力。」任玦珩舔弄他的左ru,另一边则用手指搓揉拉扯,两颗ru头在口手的交替蹂躏下,马上就硬梆梆的挺了起来,习铮轻抚男人的脸,眼底被情欲蒙上一层水气:「好舒服,老师……喜欢我的ru头吗?」

    「不只ru头,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我都很喜欢。」任玦珩离开又湿又肿的ru头,情难自己的托著他的後脑勺吻他,唇舌纠缠了一会儿,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声音沙哑的问,「那你呢?你喜欢我吗?」

    习铮像被下蛊一下点点头,主动褪去内裤,朝著男人张开双腿,掰开粉红色的mi穴,带著哭音乞求:「受不了了……小mi穴好想要老师舔,老师,舔舔它,求求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帮你舔完後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习铮嗯了声,身体在情欲的撩拨下彷佛著火一样烧烫。

    「今天我想玩你後面,可以吗?」任玦珩凑近他冒著热气的xiao穴,闻到一股非常yin骚的味道,今天的习铮跟平常不一样,似乎发骚的厉害。

    习铮伸长手臂将男人往自己的胯下按压,扭著身子哀求:「呜,好,随便老师要玩哪里都可以……求你,舔舔我……啊,好棒!舌头伸进来了……呜嗯~~好热,老师,用舌头干我的yin道……啊啊,好舒服……舌头干的好猛……xiao穴要被吃掉了……」

    他仰躺在车子的座椅上,双腿盘住男人的宽肩,挺翘的ru头随著剧烈起伏的xiong腔上下晃动,身体热的不得了,被舔弄的私处更像有火在烧,爽的他颤抖连连,双腿不受控制的内缩乱蹬。

    「要泄了……小mi穴要泄了……嗯呜!老师,我被你舔泄了……啊!!」习铮突然身子一震,任玦珩的舌离开了不断痉挛的yin道,改用三根并拢的手指插入,弯成勺状的手指狠狠戳著yin道上方的g点,原本已湿的一塌糊涂的穴襞在这刺激下痉挛的更厉害,透明的yin水被手指挖的不断狂喷,习铮厉声哭叫,身体在剧烈快感下大幅度的不住抽搐,yin道里的嫩肉疯狂蠕动,紧紧咬著男人的手指,任玦珩忍不住下腹一紧一松,还裹在裤子里的yin激ng顶端渗出一滩yin水。

    他竟然在yin激ng没有被刺激的状态下,只是看著少年高氵朝时狂乱失神的模样,就达到了一波小高氵朝。

    猛烈的高氵朝过去後,少年的腹部还在馀韵中不停颤抖,任玦珩拔出手指时,习铮敏感的叫了声,滴著水的mi穴意犹未尽的一张一合,穴口沾著刚刚从yin道里喷出来的分泌物,因为yin道黏膜被过度刺激的缘故,分泌物看起来竟跟激ng液一样白浊黏稠,分外yin糜。

    「老师帮你把mi穴舔乾净。」任玦珩的舌头舔过颤抖的yin唇,习铮敏感的弹跳了一下,哭著想把他的头推出去:「现在不行……别碰……啊,老师!!啊啊……呜~~~我受不了~~呜呜~~~怎麽办……我又要被你舔尿了……要失禁了!!!呜啊啊~~~~!!」眼泪狼藉了他的脸,本以为车子会被他的尿弄脏,没想到男人竟一口含住他射尿的yin激ng,把排泄物通通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幽暗的车厢里只剩少年的啜泣声,任玦珩凑近哭的不住颤抖的习铮,额头抵著他,轻声安抚:「乖,不哭了,对不起弄的你不舒服,我不舔了,乖,不哭。」

    又一颗豆大的泪水顺著面颊滑进耳孔,习铮边哭边骂:「我才不是因为那个哭……老师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