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5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低调的华丽 > 章节目录 完结
    燕子エッチ2

    其实她的床也不大。一个人刚刚好,两个人就太挤了。燕徕以为自己就够怕了,解了半天才把胸衣给脱下来。燕徊看着姐姐赤裸的上身,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多少个春梦之夜,他都梦到这对豪乳,如今就在眼前,比记忆中还大,比想象中还重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大呢?”他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想知道呢!”燕徕无奈地说。第一次被人摸胸的感觉好怪,酥酥麻麻的说不出是舒服还是什么。

    燕徊的双手托着姐姐的两颗大乳房,左看右看,一时忘了该干什么。好大、好白、好重、好软,一连串的好字在他脑中跳跃着,幸福得嘴巴咧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没有?”燕徕受不了弟弟的白痴样,“看够了你就回自己屋去!”

    “不够,永远都不够!”燕徊展开行动,把姐姐推倒在床上,再次压住她。

    “啊!”燕来短促尖叫,抱怨的话还未说出口,一只乳房被燕徊含进嘴里,“天啊……”她惊呼,这小子哪里学来的花招?

    姐姐的乳房太大,他只好放弃一边,双手捧起一只细细地啃咬起来。丰硕的乳房肉感十足,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又很柔软。燕徕哼哼哈哈一串呻吟,更加刺激燕徊,裤子里面那个东西硬得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他腾出手摸到姐姐腰处,沿着衣服的缝隙探入她的下体。

    “不!”燕徕并紧双腿,却还是被他插了进去。手指被温暖的花穴吸住,感觉里面的内壁有节奏地收缩。再抽出时,指尖上沾满了晶亮微稠的液体,是姐姐发出的信号。

    她已经准备好了,即使嘴上不说,身体是瞒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都湿成这样了,还嘴硬!”他奚落她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留点口德吗?”她反驳他。

    燕徕很怄气,她都让到这个地步了,回回还是不依不饶。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喜欢他,学校里追她的男生那么多,哪一个都比他温柔多了!

    燕徊解开她裤子上的扣子,扯开拉锁,动手向下拨,“你干嘛穿这么紧的裤子,又不好脱。”

    他的抱怨怎么这么多!燕徕彻底被激怒,眼一瞪心一横。正好,姑奶奶今天不跟你做了!

    “不好脱就别脱,你出去找好脱的人去!”燕徕身体一扭,滚了一圈脱离燕徊的掌控。

    死小孩,一点都不懂得疼人!她应该找个年纪大会照顾人的才对。呜呜呜,现在终于明白茗茗为什么那么喜欢尹仁哥了,人家就是好!会给茗茗买礼物,带她出去吃好吃的,有个头疼脑热发烧感冒就紧紧守着茗茗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“你闹什么别扭?”燕徊有点傻眼,看着姐姐把退到腿上的裤子提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玩了,我受够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他扑过去搂紧姐姐的腰,“不许你不玩!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要听你的吗?”燕徕挣扎着叫道:“这是我的第一次,我不想和你这种小恶魔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喜欢我吗?”燕徊用了好大力气才制住姐姐,两个人累得倒在床上,直喘粗气。燕徕面朝下被压在下面,燕徊叠在她身上,一手扯她的裤子,一手扣在她的脑口上。

    “我后悔了……”燕徕努力忽视乳尖传来的酥麻,声音擅抖着像是在哭。

    “不要!你不能后悔,你说出来的话就不能后悔。”男孩霸道地说,咬她的背,舔她的皮肤,两只手分别揉搓她的乳房,扯弄她的花瓣。

    燕徕不敌多处的攻击,哀凄地求他:“停下,你不要这样,我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的,对吧?”燕徊的手指按在姐姐的小核上,引发她一阵轻颤。再向里探去,指头立刻被花穴吸住。“你答应过我的,不能食言。”

    燕徕呜咽一声,脸埋入床单之中。身体上的反应背叛她的意志。好可恶,他总是在欺负她!

    “你都没说过喜欢我……啊!”她轻呻,私处被他玩弄得像过电一样。有股热液从yin道里涌出,淋到燕徊手上,也染湿了裤子。燕徕嘤嘤地哭起来,觉得自己好狼狈。

    燕徊闻声一怔,好像是嗅到什么酸酸的味道。她是在等他说那句话吗?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我以前没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!你一定诚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早该知道女孩子都是麻烦的生物,他的姐姐也不例外。燕徊无奈地咧嘴,想和喜欢的人亲亲爱爱原来这么困难。他不得不分神来哄她开心,把姐姐散乱的头发拨到一边,从床单里挖出她的小脸,低头啄去她眼角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……”他的吻从眼睛移到下面,咬了咬她被压红的鼻尖。话语中喷出含着情欲的热气,被她吸进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不懂爱。”她含怨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懂吗?那你教我吧。”

    亲热中他翻转姐姐的身体,让她正面向上躺在他身下。这样那对漂亮的大咪咪又展现在他面前了。上面有被他抓红的印迹,顶端的红莓艳丽绽放,他的视线又被那里吸引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不用教!你天生顽劣,喜欢你是我倒霉。”燕徕闷闷地说着,也不像刚才那样反抗强烈了。

    燕徊终于明白,姐姐是吃软不吃硬的。如果他用强烈手段,她一定不答应,但若是软磨硬泡,她也许会同意。男孩悟出真理,笑得灿烂,开始对姐姐上下其手。摸遍她的身体,吻过全部肌肤,务必要让她晕头转向,没有他就不行。

    计谋yin险,手段卑鄙,实施拙劣,行动粗笨,这是燕徕给弟弟的评价。只是这一切都不及她的愚蠢,就那半推半就地,让这个小无赖得了手,被攻占了最后的城池。

    他进去时她痛得要死,他抽动时自己痛得要死。第一次做爱简直就是折磨,两个笨蛋在疼痛中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燕徕哭着说:“以后再也不跟你做了!”

    燕徊在心里说:我再跟你做我就是孙子!细细一品,她的话里有问题,他又铁青着脸问道:“那你要和谁做?孟飞吗?我绝对不允许!”话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

    “你下流!”

    燕徕刚刚受了一顿“皮肉之苦”,气不顺得厉害。她跳下床去抓起燕徊的衣服砸在他身上。“出去出去,别在我屋里待着,我不想见到你!”激烈运动中双乳颤动,那波澜壮阔的效果已经不能用“小白兔乱跳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燕徊瞬间口干舌燥,已经瘫软的小弟弟又逐渐活跃。燕徕将他逼到门边想赶他出去,结果回回一转手,把门给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“你都得到了,还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燕徊见姐姐这么激动,最明智的方法还是不要和她吵架,不然得不到好果子吃的是他,受煎熬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只为了这个才和你好的。”他放低姿态讨好地说:“我刚才说错话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燕徕嘴一撇,双手叉在胸前。如果回回和她吵,她有一车的话可以用来骂他,可是他说软话,她反而没词了。

    燕徕的姿势正好托起自己的巨乳,乳房被胳膊挤在一起,高高地突起。红艳的乳尖在空中招摇,中间乳沟好大一条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生气了,姐姐。”燕徊绵绵地叫她,走上前从背后揽住姐姐。他把头抵在她的肩上,这样就可以从近处欣赏巨乳的壮观景象。

    “你讨厌!”燕徕斥他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知道我讨厌,可你还是喜欢我的,对吗对吗?”波皮耍赖,小男生成功地拉开姐姐的手臂,改由自己的手从腋下穿过,托起她的乳房。好大的肉球,就算没有篮球大,也比得上排球的规模了。

    “谁喜欢你了!”燕徕的脸红起来,面对温柔的回回她手足无措。胸部那里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。弟弟的手比她的更大更热,这样稳稳地托着轻轻地揉着,酥酥麻麻的滋味是她以前没有体验过的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燕徊在她耳边吐着热气,抓得她心痒痒的,“你的胸这么大,平时会不会累?”

    提到她的伤心事,燕徕脸一垮,叹道:“怎么会不累!”长得这么大,她有时气极了都想割去。想想而已,她没那胆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喜欢你的胸啊,软软的,很充实……”他咬她的耳廓,双手施力抓紧巨乳下围,雪白的乳肉从分开的指缝中透出,这种手感世上任何东西都比不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别……”娇弱的呻吟都不像是燕徕会发出来的。她全身无力地倚向燕徊,却感觉出臀股那里有个硬硬的东西刺她。

    傻瓜都明白那是什么,更何况她比傻瓜还要强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又想?”她回头惊望他,那么可怕的事情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想啊,特别想,想得都要痛死了。姐姐、姐姐!”

    燕徊缠着她,更加努力地抚摸她的胴体。燕徕扭动着想要躲开,他就横抱起她,把她压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再来了!我那里到现在还在疼!”燕徕可怜兮兮地看着弟弟,声音都是抖的。

    “我都这样了,你想让我难过死吗?”燕徊指指自己的他身,充血的rou棒直挺挺地摆在燕徕眼前,“这都是你害的!”一时忍不住,男孩又抱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我害的,还不是你思想不纯洁!”

    “你的咪咪那么大,只有太监才会思想纯洁!”

    “我的咪咪大又不是我的错,你以为我愿意长那么大吗?”

    不对,他居然忘了不能和她吵架。燕回被逼得眼睛都红了,对姐姐说:“那我真的很难受啊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得惩,我就会更难受。你已经做过一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,一次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解决,你们男生不是都会用手吗?”

    燕徊咬牙忍住才没说出气话来,他拉开姐姐的一条大腿扛在肩上,分身撞击她仍在流水的穴口。

    “啊!我说了不行,你不可以进去!”她惊声尖叫,害怕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弄!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么你帮解决,要么我就插进去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半是哄骗半是威胁,燕徕希望快点结束这场拉锯战,只得点头同意。她以为用手帮他捏一捏就算了,结果回回又提出更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乳交!”她尖叫。

    “对,我要乳交。”

    她瞪他,不能相信他居然说出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小年纪,从哪里学来这么下流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只比我大两岁,也是未成年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沉默,脑中闪过一句话:网络色情害死人呐!

    燕子エッチ3

    乳交要有一个先决条件,女方的胸部一定要够大。比如胡蝶、尹茗那样,胸小得挤都挤不出来的,绝对不可能。但是他的姐姐不一样,天生的宏伟巨乳,如果不试一下,就太浪费资源了。

    燕徊一脸兴奋,燕徕一脸决绝。看他痛苦她会心疼,谁叫她喜欢他呢。

    “只是借你的胸部用一下,又不是死人,你干嘛表情像是上法场?”燕徊跨在姐姐身上,捧起两团大肉球夹住自己的分身。生理感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心理上却刺激至极。好大的nai子,软滑细腻,温柔香甜……他在心中一边赞美,一边抽动屁股,肉激ng在姐姐的双乳间来回穿梭,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燕徕轻呼,不是太舒服,而是被吓得。怕她可爱可恨的小弟兴奋过了头,不留神会坐到她的肚子上。那她可承受不起!

    “你还没完吗?”她虚弱地问,双乳被回回粗大的分身插来插去,挤得好难受。

    “再一下下。”燕徊越来越快,这种姿势很累,他也撑不了多久。抓紧两只大奶球抵住自己的硬挺,全身绷紧,继而又慢慢放松。灼热的种子在乳沟中射出,还有部分溅到燕徕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这次叫是因为气愤。

    粘粘糊糊的东西弄了她一身,脸上也有,还流到嘴里。

    “恶心死了!”燕徕骂他,扑向燕徊。她把胸口上的粘液用手一抹,塞进弟弟的嘴里,让他也尝尝自己的东西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燕徊还没从she精的快感中恢复,一时不备叫她得了手。他一愣,牙齿咬住姐姐的手指,舌头舔到那怪怪的味道,是不好吃。

    “你还咬人!”燕徕娇吒,努力撤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但她还未来得及甩手驱逐疼痛,弟弟又反扑过来将她压倒。嘴巴贴着嘴巴,燕徊在姐姐吃惊疏忽的空当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,把他吃进嘴里的激ng液分了一多半给她。

    恶心啊!她堂堂一个花季美少女,被弟弟整得翻不了身?

    燕徕眼一红,直接咬了回回的舌头。这小子不吃点苦头就不会拿她当姐姐尊敬!

    “啊!”这回是燕徊惊叫,他离开姐姐的嘴巴,用手擦去嘴角挂着的液体。有唾液、残存的激ng液,还有血丝,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。“你还咬人!”小男生怒视姐姐。

    “咬的就是你!”燕徕微笑着说,指指自己的乳房、胳膊这些她能看得到的地方,“这些都是你咬的,全都红了!你还好意思说我。”她还没有说脖子,后背这些她自己看不到的地方。首次体验性爱,燕徊根本不懂得控制力道,把燕徕弄得全身斑痕遍布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小男生理亏,不好再指摘姐姐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燕徕把弟弟推到一边,想起身洗掉身上沾着污秽。才一坐起来,全身的关节就开始发出抗议。酸痛、酸痛,这全是放纵的报应。她弯着腰挪蹭到床边,一条腿已经踩到地上,另一条腿又被燕徊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燕徕斜睇弟弟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去?”燕徊扣紧姐姐的腿不叫她动,分开的腿间私处风光旖旎。稀疏的毛发下面,肉瓣上挂着露珠,催人心动

    “洗澡!”燕徕瞪着大眼狠狠地说:“脏死了,全是你弄的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坏事全是我?”燕徊不平地回应,“你下面也没少流水的!”

    “啊!你的嘴巴是最坏的!”姐姐打弟弟的手,“你放开我,每次被你缠着肯定没有好事!”

    说对了,他缠她就是想着“做坏事”。

    “不放……”燕徊痞笑,边说边把手向上移,在快到粉色花瓣的地方,被姐姐的手按住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燕徕脸一沉,她就知道他没想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别做梦了,我还能蠢到让你连续三次得手吗?”她娇傲地昂头,确信自己不会再被这小子的花言巧语蒙骗。无论他说什么,她都不同意!

    “连续三次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燕徊的笑容不减,全身肌肉绷紧,“你真的不想做了?”

    “不想!不做!”她努力地想抠开弟弟的手,被他拉着她没法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燕徊积蓄的力量在瞬间暴发,抱起姐姐柔软的娇躯又把她压回到自己身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头晕目眩,她又被他制住了,“呜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是更加猛烈地情欲攻击。燕徕的嘴唇被回回占满,飞快地搅动她的舌头,吮舐她的唇齿。她生气地想要咬他时,灵活的舌头又会迅速地撤出。不安全的手分别抚摸她的胸部与私处,既然哄骗已经不灵,男孩用最实际的方法逼姐姐就范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燕徕用仅剩的力气做出最后一搏,弯起膝盖袭击燕徊的小腹。可惜当弟弟的总是比姐姐更快一步,放在密穴处的手横处一挡,轻松地化解她的招势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省下力气干点更有用的事儿……”男孩扯着胜利的微笑,把姐姐的腿拉得更大,分身抵在花瓣,再稍稍向前便分开粉色的肉瓣。幽穴中有yin水流出,沾到他的rou棒上,还是热的呢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有用的事!”燕徕瞪他

    “比如说……”他架起她的双腿抬臀挺进,顶端陡然窜入缩紧的穴道。听到姐姐尖锐的叫声,他也没有放缓侵入的意思。脸上的微笑不减,燕徊继续说道:“我们现在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坏……啊!”蛋字被呻吟打断,因为燕徊猛地顶到她的最里面。接下来就是进进出出的原始动作,讲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效果强烈,燕徕早就忘了她想骂的话。

    “轻点……啊!”说了也是白说,她亲爱的弟弟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。粗壮的分身把她的穴肉撕开,快速地插入带出一波波的快感。燕徕的头更晕了,这种刺激比失败的第一次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强烈?好像要把灵魂都吸走了似的。

    燕徊的臀部不断地拍打她的腿根,花穴中流出的ai液飞溅,发出噗噗的水声。燕徕口中不停地娇吟,耳中听到种种声音混在一起,却不能相信那是她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慢点……不要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”她的眼泪都流出来的。被体内升起的炙热感觉吓到,她不知道做爱原来是这么的奇妙。穴口被回回的rou棒撑得好大,随着他的抽送磨擦不止,丝丝的酥麻积集升华,疼痛的感觉被扔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要你慢点的!”她快要疯了,只有大喊出来。回回猛地插入,把她顶得撞到床头。“啊!”真是痛并快乐着

    燕徊终于停下来,看着眉眼挤在一起的姐姐,问道:“真有那么难受吗?”

    她一只眼眯开一条缝,泪珠从眼角落下,“你自己撞一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是下面的问题了?”男孩笑得邪恶。

    “什么下面?”

    “下面就是下面啊。”他抽身退出,男根上挂满湿热的液体。

    燕徕不安地吟讴,他那样突然离开让她的兴奋点一下子掉下来。好像是被举高到空中,又忽然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说退就退呢。她瞪大眼望燕徊,他则笑嘻嘻地凑近她的脸,手抚一抚姐姐的头发,并没有撞出小包包。

    “还疼吗?”燕徊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疼?”

    “哪里都疼啦!”燕徕急了,刚被勾起了情欲又被他斩断,她欲求不满。

    燕徊也从姐姐泛红的脸上看出她的心意,刚才还是一副自我牺牲的表情,现在又眼巴巴地想让他再来。男孩的心里美得要冒泡,但是脸上却装成很遗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哎,你那么难受,我还是算了吧。”翻身离开,yin激ng还不小心地顶了娇嫩的花瓣一下。听到姐姐嘤咛的哼声,他故意地说:“姐姐你好好养伤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燕徕躺在床上有点傻眼,刚才还做得好好的,他怎么可能说走就走。“回来!”她滚到床边,一把拉住弟弟的胳膊,“你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自己屋啊,你不是早就想叫我滚蛋吗?”

    “你那里那个样子,怎么走得出去?”她盯着他昂扬的龙首。

    “我会有手解决的,这也是你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笨蛋吗?”燕徕叫大起来,“你都把我勾起来了,拍拍屁股就走人了!”

    他等的就是这句话。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事情,可是姐姐开始表现得像是他在强暴她似的。燕徊转回身,擒笑望着姐姐问道:“你的意思,是叫我继续和你做爱了?”

    “你非要说得那么直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笨,不说白了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……”她娇羞地说,小脸上布满红潮,“和我继续做爱啦。”

    燕徊忍了很久,yin激ng那里都要炸开了。再这么和她斗下去只是为难他自己,小男孩立刻跳回到床上,前戏也省下,直接分开姐姐的双腿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哦!”燕徕闷哼,他还是不懂得温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燕徊叹息,姐姐的xiao穴比她的胸部更让人舒服。紧紧地包裹着他,从顶端到根部都像在按摩。他在里面停了片刻,感动够了之后又低头对燕徕说:“我开始动了!”

    没等她回答,他就抽起来。rou棒经过这一翻扯皮,积蓄了更多的精华,涨得比刚才更大,把燕徕的甬道撑得满满的。她的yin道有些疼,可是摩擦的时候又很享受,速度越来越快,没多久她的身体就出现明显的反应,yin水汩汩地流出来。

    啪啪地响声在室内响起,带伴着她的呻吟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娇娇弱弱地,像个小女人一样。

    燕徊听到她的叫声更加兴奋,一个挺身之后把自己全部抽出,他抬高姐姐的大腿,使她的下体竖立起来。这样她就只有背部挨着床面,臀部悬空,两只大nai子垂下压挤着她的下巴,这姿势一点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喂!你干什么……啊!啊!”

    燕徊把大rou棒对准备穴口,向下插入,猛地贯穿了姐姐。这样的动作谈不上舒服,却异常刺激。姐姐的身体很软,被他冲击压迫,柔软地弯曲着,小小的穴道完全容纳他的巨大。他上下抽插两下,低头看着粉色的花瓣吞吐自己红紫的yin激ng。

    燕徕的的腿腹都弯到头顶了,她的脸痛苦地扭曲,胸部都快压到脸了,她尖叫道:“够了够了,我快疼死了!”

    在她叫喊的时候,燕徊再也受不了强烈的刺激,分身被姐姐的xiao穴吸住,一时没有控制住,顶端的小口放开,激ng液便喷涌而出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啊……”燕徕的双腿终于被放开,重新落回到床面上。她全身酸疼,粗重地喘着大气,体内被灼热的种子充满,小腹收缩之间就感觉有热液从下身流出。好丢人,她居然变得这么yin荡。

    燕徕呜咽一声,用手捂住自己的脸。她再也不是清纯美少女了,这都是回回害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真的很痛吗?”

    燕徊也觉得方才好像是玩得有点过头了,他凑到姐姐的跟前,伸手拉开她的手,露出挂泪的娇颜。

    “你讨厌!”燕徕娇滴地骂他。

    燕徊松一口气,能有精神骂他就证明没事了。他俯身去吻姐姐的脸,舔去眼角的泪珠。虽然现在她这么娇柔的样子和平时相差很大,却可更加吸引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他稚气的脸上满是欠意,“我错了,我以后会记得温柔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以后,我再也不和你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燕徊调整姿势将姐姐搂紧。她的背贴着他的胸口,这样胳膊就可以从后面伸到她的胸前抚摸她的大乳房。他含着笑意亲吻姐姐的颈窝,手中揉搓沉重的nai子,“以后我都不会放开你的,你只能和我在一起……一直一直做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,这么恶心的话你都说得出口。”

    燕徕被他缠得好累,想起身离开,可是燕徊把她紧紧困住,根本无法移动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听了反而很高兴呢,只不过是你嘴上不肯承认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坏心地拧拧姐姐的乳尖,对她心口不一很不满。放在胸口上的手抓得更紧,但他无论多用力,也不能把那只丰满的乳球用一手抓起

    “讨厌!”

    燕徕今天已经说了无数次讨厌了,但是没有一次是真心的。然而回回又一次起身拉开她的大腿想进去的时候,她是真的急了!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,滚出去!我是脑子烧坏了才和你连做三次的!”她忘记身上的酸痛,使出混身的力气把燕徊拉下床,要赶他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明明很享受的!”燕徊不服气,“刚才你还拉着我不叫我走,现在又翻脸不认人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被你骗了,你这个小流氓!”

    燕徕细小的胳膊发出无穷力量。男孩一时贪看姐姐乱颤的巨乳,失神被她推了门外。等他反应到,立刻用手扣住门框,不叫姐姐关门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样!你利用完了就把我赶走!”

    “再不赶你走就是我被你利用了,小骗子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没要够呢,我……”

    燕徕在门缝里瞪他,大声地说:“你是小孩精力大,我老了,受不了你这份折腾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明明那么大力气!”

    “快放手!不然夹到你我可不管!”大眼一瞪,燕徕罕见地摆出姐姐的威严。

    可能是她的表情太狰狞,燕徊心虚,扣在门框上的门被姐姐打掉,门在他面前砰地关上。

    搞什么啊,刚才还是小鸟依人地没有他不行,转眼就翻脸,女人也太善变了吧。燕徊终于接受了被扫地出门的事实,不满地皱眉大叫:“我的衣服还在里面呢!你开门啊……”

    门里面半天没有动静,他把耳朵贴在门上,还在担心姐姐是不是生气或是在哭泣。但房门又突然地拉开,害他差点栽倒。

    “衣服给你!”燕徕把手上的衣裤扔到燕徊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哦!”燕徊的脸被衣服蒙住。他把挂在头上的裤子解下来,正想和姐姐理论,就在眼前人却不见了。“人呢?”他自语,四处张望。听出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传出水声,原来她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很想和姐姐一起去洗个鸳鸯。可是转念一想,她现在正在气头上,还是少惹为妙。男孩灰溜溜地穿好自己的衣服,打算着该怎么把姐姐哄高兴一点,以后才能有“性福”可言。

    激烈运动过后,燕徊觉得饥饿,便逛到楼下厨房去找吃的。结果冰箱里面只有冷冻的半成品,看了就让人倒胃口。燕徊正在想要不要动手弄点什么,听到客厅里有电话响,就走过去接。

    是胡蝶打来的,问他有没有考上第一志愿的高中。

    “考上了!”燕徊兴奋地说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胡蝶笑道:“太好了,我们以后就是校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我们两个都要恭喜对方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又聊了些闲话,打听谁谁谁考上,或是谁谁谁没有考上

    燕徊玩笑地说:“这回补习班可能又要打上广告,说这次考试,他们的学生中有七成读了重点中学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我当初就是看到广告,说他们的升学率高才去报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会不会叫我们去照相,然后挂在教室的门口呢?”

    胡蝶惊呼:“不会吧,那多丢人啊。就算叫我,我也不去!”

    “干嘛不去,你那么漂亮,他们要是求你去拍,一定找他们要模特费!”

    “哪有……”胡蝶对于燕徊的奉承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燕徊嘿嘿地笑着,突然听楼上传来一声尖叫。他以为姐姐出了什么,对着电话急说:“胡蝶,我现在还有事,以后再和你聊……”

    头顶上咚咚一串脚步声,燕徕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燕徊挂上电话,看到姐姐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内裤,头上的水落到胸口雪白的皮肤上,水滴下滑,马上就流到乳尖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!”燕徕大吼着,把手上的东西扔向燕徊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东西朝着自己的脸飘来,燕徊灵敏地闪开,伸手抓住。得意地扯动嘴角,他怎么可能两次犯同样的错误。

    “你又闹什么别扭?”他低头看,手上抓的只是一件胸衣。是姐姐的胸衣,白色的巨大罩杯,上面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