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5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> 章节目录 701 李自找死路!
    张国宾打了一通电话给霍先生,请求霍先生帮忙探探北方的口风,霍先生不假思索的便答应:“阿宾,这件事情我帮你问问,具体等有消息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好意思在托柳办收内地的消息,这件事情如果层级太高的话,也不是柳文彦能够探出消息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,霍生。”

    张国宾真诚道谢。

    霍先生在北方的人脉是港商第一,有什么消息,只要霍生答应帮忙,就绝对探得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涉及国家战略的例外,但是,商业面消息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毕竟,我也是港商的一份子,有职责帮朋友们问好路。”香江华人商会主席的职责之一,就是为港商服务,霍先生即是港商的先进者,也是港商的撑天树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内地商业部对外商投资的聆讯告一段落,几间大型工厂收到处罚通知书,主要是生产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就是洪数集团,洪数钢铁公司,义海物流也收到整改通知,但生产安全问题在80年代是小问题。

    全国都在加快工业化转型,拼搏的年代开始,血汗之路铸就,安全、环境、劳工问题纷纷后靠。

    八亿衣服换一架飞机的年代,两代人都开始踏进工厂,燃烧青春,匍匐在缝纫机,铁水炉前报效祖国。

    在一根手指三千块,一条人命五万块的时代,安全问题是吹毛求疵,企业家跟工厂是站在同一战线。

    资本家跟打工人的阶级还未真正划分,全国上下都是在为国家大业奋斗,几张处罚通知业务部门就能搞定,根本不会摆到大老板桌面。

    80年代末期,可以说是老板与工人关系最好的年代,同吃同住,一同赶工,直至十年后,贫富差距拉开,老板,民工,企业家,打工仔,成为一个个不同的群体……

    整场商业调查结束后,调查目的也就掩盖不住,受到重点调查的旺旺公司,老板蔡演鸣特意给张国宾打电话:“张生。”

    “蔡老板,好久不见。”张国宾还在庆幸风波消弭,平稳渡过,语气关心的问道:“旺旺在湘江的投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蔡演鸣道:“托张老板的福,旺旺公司发展的一切都好,我有件事情想跟张老板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讲。”

    蔡演鸣道:“调查组好像是冲义海集团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喔?”张国宾眉头一皱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组在旺旺驻扎的时候,重点询问了义海集团对港澳台公司的控股情况,好像是在严查不当得利,非法持股。”

    “对义海集团很有针对性。”

    蔡演鸣解释道:“我问了几位台商朋友,发现每家公司的调查组,对公司办什么业务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对公司跟义海集团的关联最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张国宾语气严肃:“多谢,蔡生。”

    蔡演鸣道:“张生,不用谢,我都替你解释清楚了,希望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张国宾眉头没有放松,表情更为紧张,轻轻敲击办公桌面,暗暗心惊:“这场风波真的是冲和义海来的!”

    两世为人,经商从政的经验,培养出异于常人的政治嗅觉。

    这回真是准到离谱。

    这场风波的平安渡过,也是得益于义海在内地奉行的守法政策,每一个地方都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他略作思索就判断出:“有人在高层上边吹耳旁风,跟老子玩阴的,妈的,把我当不懂事的矮骡子玩啊?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他勐的一掌拍向桌面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把阿豪叫进来!”他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老板!”门口办公区的秘书吓了一大跳,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权力以下至上,命令却是由上往下的贯彻,当有人能够接触到上面,就能间接影响到决策。

    耳旁风其根源不是什么“诋毁”,“谗言”,是“信息”,一个人收集信息的渠道有限,一对耳朵听到的事情有限。

    当一个信息进入敏感范围之后,不管处理人是否理智,明智,都会进行一定的思考,进而产生一定影响。

    混过白道的都明白,最不能得罪领导的司机、秘书和老婆,为什么?因为他们能吹风啊!

    第一次领导保持理智,调查后再合规处理,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呢?

    一个人不可能保证一辈子都不行差踏错,但凡犯了一次错,或许就会被那个人给捅上去。

    就算兢兢业业,谨小慎微的度过一辈子,给上边留下来的印象也不会好,明明做了八分,却只得三分。

    张国宾正是做过秘书的人,才晓得当中利害,绝不能把那种人留下,留下一天都是祸害,必须铲除。

    不铲除一辈子都别想舒服!

    “宾哥!”

    李成豪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,直挺挺站在门口,穿着白色西装喊道:“发生也事了,发这么大火?”

    阿豪都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张国宾却是挥手道:“晚上请李家城到半岛酒店一起吃饭,我有点事情要同他当面聊。”

    虽然,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李老板干的,但是他把可疑人士在脑海里转一圈,很快就把目标锁定为李家城。

    无它。

    直觉!

    当然,在这之前要先和李老板当面谈谈,否则铲错人还要多铲一个,麻烦!

    李成豪却愣神道:“李老板要是不来呢?”

    和义海跟长实关系可不咋滴。

    对方很大概率不来。

    张国宾却冷冷瞥他一眼,反问道:“这个世界有你阿豪请不来的人吗?”

    李成豪笑了:“哈哈,可能还真没有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坐馆!”二路元帅勐的抱拳领命,退出房门。

    他刚刚走出办公室,就拍拍四眼杰的肩膀,眼神闪过一丝锋芒,出声讲道:“回屋企,去把我上校军装取来!”

    四眼杰稍稍错愕,当即立正敬礼,大声答令:“是!”

    “长官!”

    下午,三点。

    北角,英皇路661号。

    李家城在五名外国保镖的护送下正打算离开长实大厦,可刚刚走出大厦正门,即将坐上劳斯来斯的时候。

    三辆牧马人把路边的大劳堵住,一个穿着军装,戴着红色贝雷帽,脸色凶悍,手臂青筋暴起的壮汉推开车门,大步跳下车,露出一对壮硕的胸肌,带领四名穿着迷彩服的下属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“stop!”

    “停止前进!”

    五名外籍保镖掏出配枪,连忙把老板护在身后,一边举枪瞄准前方,一边带着老板向大厦门内退去。

    李家城带着眼镜,身型瘦弱,文质彬彬的样子,表情有点惊慌。

    李成豪手里拿着皮鞭,举手将皮鞭靠在头边,随性的敬礼了一记军礼,看向枪口风轻云澹的讲道:“缅北独立军保卫团上校李成豪!”

    “我们将军想请李老板去半岛酒店吃餐饭,李老板,你不会拒绝的吧?”

    外籍保镖面对五名军装份子,不知对方背景,双手握着枪根本不敢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李家城的皮鞋却停在门口,眼神里流露出不可思议,望着李成豪肩上的军衔,充满心季:“你是和义海的李成豪?”

    “李老板,你不要让我难做。”李成豪嘴角挑起一抹讥讽,用皮鞭指指天上:“你觉得上面会掉下来什么?”

    李家城攥紧拳头,面露恶色:“你敢?”

    “将军一声令下,我也只是奉命执行,没什么敢不敢。”李成豪充满轻蔑的说道:“我只是前来传个话而已,何况对付你,还真不需要那么大阵仗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深吸口气,忽然笑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一餐饭而已,我很想听听张老板想说什么,需要这样来请我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身前保镖的肩膀,合拢西装,出声说道:“上车!”

    一行人放下武器,重新登上车队,劳斯来斯就跟着牧马人一起开到半岛酒店,半岛酒店的一间包厢门口,李成豪带人把外籍保镖全部拦下,守在门口只允许李老板一人进门。

    门内,一张圆桌上摆着茶盘,别无一物,李家城缓缓拉开椅子,坐上席位,出声质问:“张先生,你在香江用缅北的方式玩,没人容得下你。”

    张国宾身穿西装,坐在位置上,饮了一口茶,端详着茶杯笑道:“李老板,内地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

    李家城目光闪烁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,只是说道:“正常的商业调查而已,长实集团也在调查行列当中。”

    张国宾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认了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茶杯,笑道:“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污蔑我,对于污蔑我的人,一向是要打扫干净,当然,如果现在长实让给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以第二大股份的名义控股,或许我会开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真收了干股,那就不算污蔑嘛!”

    “砰!”李家城一掌拍向桌面,竟然率先拍桌,愤怒的呵斥道:“张国宾!”

    “你要来抢劫?”

    “嗙!”张国宾一圈砸在桌面,将桌面砸的翘起,起身大骂:“李老板,我这辈子被吐的口水够多了!”

    “最恨别人吐我口水,可你到现在还要抓我尾巴,这些都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李家城双手摁着桌面,直视前面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长实门口很多人看着我跟李先生走,酒店门口更多人看着我进来,你张国宾胆子够不够大!”

    “比天大吗!”李家成喊道。

    他一辈子拼搏起家,手段高明,还真不怕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喊打喊杀,那不是一副会杀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非是一场商业上的博弈,又不是真正的悍匪上门,现在认怂才是真正输家!他甚至还期待张国宾真做一点踩界的事情出来,那么可真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义海集团自找死路!